传奇彩票-传奇彩票官网

如果说苏锐是铁公鸡的话那么刘和跃简直能够称

 苏锐摇了摇头,他其实能够猜出来,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之后,张不凡从此以后会给夜莺规划一个新的人生方向。
 
    也许,老张同志是想要把夜莺朝着掌门的方向来培养了。
 
    毕竟张不凡的那几个亲传弟子都太过老实了,让他们专心修武还可以,可要是管理门派的话,那就是菜鸟中的菜鸟,到时候估计会被别人玩的渣都不剩的。
 
    受到了张不空的刺激,张不凡痛定思痛,他也下决心做出改变了。
 
    夜莺虽然也不是特别的适合,但是她跟在白秦川身边很久,耳濡目染了不少,绝对会比其他的师兄弟更加的胜任。
 
    不过这一切还是要以夜莺的意见为主。
 
    她还那么年轻,如果被限制在翠松山掌门之位上,那还怎么享受青春?那还怎么沐浴春光?
 
    苏锐虽然不愿意看到这一点,但是他愿意尊重夜莺的决定。
 
    后者肯定还要再在翠松山上呆一段时间,帮助门派进行重建。张不空的逆乱对这个老牌门派造成了巨大而深远的伤害,很多人需要清洗,很多位置都空缺了出来,建筑需要重修,人心需要聚拢,要做的工作还有太多太多。
 
    而小公主歌思琳则是早就已经雀跃的收拾好了行李,准备和苏锐一同旅游了。
 
    凯斯帝林给了歌思琳半个月的时间,这么久的假期,对于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下的歌思琳而言,简直有点奢侈了。
 
    “我的公主,我们出发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几乎没什么行李要带的,他帮助歌思琳提着箱子,两人一路朝着山脚下走去。
 
    看着身边的男人,小公主的眼睛里面涌现出了浓浓的幸福感。
 
    这种感觉在以往是很难在歌思琳的心中出现的。
 
    “歌思琳,我得直说,我们要是想玩的开心的话,后面两位爷可不能这样跟着。”
 
    苏锐无奈的指了指身后一百米的位置,那儿有两个白袍人正缓缓前行,其中一人背着一把长弓,这装束和武器简直是要多抢眼就有多抢眼。
 
    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们是从指环王世界中走出来的呢。
 
    “好,我去跟他们说。”歌思琳知道,这是她哥哥安排的,想要劝说他们离开,根本不可能。
 
    她掉头回去,和这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句,然后便只见他们转身回去了。
 
    “他们不跟着了?”苏锐问道。
 
    “不,他们回去换衣服了。”歌思琳摇了摇头:“带着他们出去真费事,其实华夏的治安那么好,怎么可能有危险啊。”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深以为然的说道:“说真的,华夏的治安比西方真的要好多了。”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歌思琳的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:“要不,我们把他们两个给甩开吧?”
 
    “甩开?”听了这话,苏锐觉得不是不可行,带着这两个超级电灯泡,这趟旅程还怎么玩?
 
    “你同意吗?”歌思琳盯着苏锐的眼睛,她似乎很为自己的想法而兴奋:“不然我们还怎么私奔?”
 
    私奔?
 
    听了这两个字,苏锐浑身都僵硬了!这难道就是歌思琳对华夏语的理解?
 
    “我同意倒是同意,但怕你哥哥到时候把我给砍了。”苏锐无奈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哎呀,你不用在意他的想法,你现在对我们家族那么重要,我都已经把这里的事情全部告诉父亲和爷爷了,谁敢动你一根汗毛?”歌思琳说道。
 
    不过,她的这句话却让苏锐一愣:“什么,你都告诉你家人了?”
 
    “是啊。”歌思琳一把挽住了苏锐的胳膊,她似乎并没有想到,她的做法会给苏锐的地位带来怎样的提升。
 
    至少,这个在西方黑暗世界风声水起的年轻男人,将以另外一种姿态,出现在亚特兰蒂斯家族高层的眼中!
 
 第2080章 翠松山的苏家人!
 
    在歌思琳的坚持下,苏锐决定带着她甩开那两个白袍人。
 
    虽然他们的实力非常强大,但是华夏的治安很好,更何况有苏锐这种超级保镖跟在身边,歌思琳的安全应该不是什么问题。
 
    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那两个白袍人存在的意义,更多的是——监督苏锐。
 
    确切的说,他们跟着是为了防止苏锐和歌思琳产生更亲密的关系,避免这种不可控的情况出现。
 
    而这,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,这是凯斯帝林的要求。
 
    歌思琳跟着苏锐一起,绝对是选对人了,后者可是个顶级的反追踪专家!
 
    别看这两个白袍人的身手强悍的突破天际,但是到了丛林之中,他们一定会被苏锐给耍的团团转的。
 
    这两人很快便回来了,皆是换上了便装,长弓也消失不见了,但他们似乎不想暴露自己的面容,都戴着棒球帽和墨镜——可这一身遮挡头脸的装束,实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几乎相当于直接告诉别人他们不正常了。
 
    这两人来到先前苏锐和歌思琳所站立的地方,发现大小姐已经没有了踪影,于是想都没想,便匆匆的朝山外走去。
 
    十分钟后,等这两人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,苏锐才拉着歌思琳从一块山石的后面露出头来。
 
    “他们走了。”歌思琳掩嘴轻笑,她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刺激。
 
    苏锐摇着头:“歌思琳,我说实话,就你们家族的这些高级打手,功夫算是够厉害了,可是也太不懂变通了,我都还没花多少力气,他们被这么轻易的甩开了。”
 
    其实,苏锐也知道,这两个白袍人是关心则乱。
 
    歌思琳点了点头,然后毫无顾忌的拉起苏锐的手,兴奋的说道:“别管他俩了,我们快走吧。”
 
    看着她雀跃的样子,自由好似近在眼前了。
 
    “等等。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歌思琳的脚步一顿。
 
    因为,这声音并不是苏锐所发出来的!
 
    反观苏锐,也是浑身僵硬,脸上的表情似乎都冻结了。
 
    足足五秒钟后,苏锐才从这种状态之中脱离出来,他转过脸,一脸艰难的看着后方,然后讪讪的说道:“前辈,您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?我怎么都不知道呢?”
 
    在两人的后方,还站着一个普通至极的老樵夫,他背着一大捆柴火,手里拎着一把上锈了的柴刀。
 
    苏锐的笑容十分尴尬,他完全不知道,刘和跃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后方的!
 
    他站在那里,看起来普通至极,可是苏锐知道,自己的六识已经敏锐无比,这么近的距离内,哪怕是轻微的呼吸,都能够被他所察觉到。
 
    可苏锐愣是不知道刘和跃什么时候出现的!而且对方还背着这么一大捆柴火!
 
    苏锐的心里面有点后怕,也幸亏刘和跃是友非敌,否则的话,他们两人的性命恐怕都保不住了。
 
    歌思琳也是一样,她刚刚在紧张之下,本能的把苏锐的手给攥的紧紧的。
 
    “这么着急就想走了?趁着我不在,想赖账吗?”刘和跃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赖账?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锐的表情有点愕然,他没弄明白刘和跃的意思。
 
    “伙食费!你这小子,还真想白吃白住啊?”刘和跃不禁加重了语气。
 
    苏锐挠了挠头,谄媚的笑道:“嘿嘿,高手就是个性,我差点把这事情给忘了,前辈您说,我需要付多少?”
 
    说着,苏锐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顺便我把歌思琳的也付了吧,凯斯帝林那一份就算了,他有的是钱。”
 
    “一万五。”刘和跃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饶是有了心理准备,但也差点没被这句话给呛着。
 
    一万五?
 
    吃了两次猪肉一只母鸡,顶多再加上一点蔬菜,这就要一万五了?
 
    如果说苏锐是铁公鸡的话,那么刘和跃简直能够称之为敲竹杠的祖师爷,往大了说,物价都是被老刘同志这种人哄抬起来的!
 
    不过苏锐自然没打算赖账,他赖谁的账也不敢赖眼前这位大爷的,这货讪讪的笑道:“一万五没问题,比我想象的还便宜一点。”
 
    “呵呵,小子很会说话。”刘和跃把苏锐那言不由衷的表情尽收眼底了。
 
    苏锐摸了摸身上的口袋,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:“前辈,我身上也没那么多现金,要不,等我回来的时候,取了钱还给你,您看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我这里有。”歌思琳笑了笑,从箱子里面拿出了厚厚一沓现金,数都没数,直接递给刘和跃,说道:“前辈,您看这样够吗?”
 
    这可是一位不缺钱的主儿。
 
    刘和跃接过去,说道:“太多了。”
 
    说着,他很随意的取出一叠钱,然后把剩下的还给歌思琳:“我只要一万五就够了。”
 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