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奇彩票-传奇彩票官网

不远处有一队人马正向此处缓缓走细细观望来人

前来相助殷三丰追捕捕神的叶青鳞恰好遇到了正在逃窜的薛浪。
 
    那薛浪也不顾来者何人,当下双足轻点,发挥出全身劲数,自叶青鳞等人的头顶上飞窜而过。
 
    不料这一脚还未踩稳,却被身后飞来的两枚毒镖命中。
 
    叶青鳞嘴角微微上扬,手中紧握着一枚飞镖。自他手中抛出的飞镖,还很少有过失手。
 
    薛浪猛地一用力拔出了背后的两枚飞镖,飞镖上沾有黑色的血渍,看来这飞镖上的毒素已经开始在他的身体里蔓延开来了。
 
    叶青鳞连带着几名赏金杀手飞步而上。薛浪此刻已然陷入了他们几人的包围之中。
 
    “你这贼厮,究竟是何人?来到铸剑阁又有什么企图?”叶青鳞责问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叶青鳞,别人或许不知道你的为人,我可是对你的底细知道的一清二楚。你们崆峒派此番前来铸剑阁,应当不是为了协助殷三丰抓捕捕神那么简单吧?”薛浪冷笑了一声。
 
    叶青鳞的双目闪动,从眼前的这个贼厮的话中不难听出,自己此番的目的已然暴露无余。恐怕,他便是捕神的同伙,而自己的师弟熊七莫的失踪或许也与他有着联系。
 
    不等待薛浪说完,叶青鳞拔出剑来,踱步飞踏上前。
 
    薛浪向后急仰,一柄长剑泛着冷光从他面上掠了过去。一剑未曾击中,叶青鳞抽动长剑向下斜劈过去。
 
    薛浪瞧得叶青鳞的剑招使用的迅捷,当下乱招躲闪,身体左右倾斜倒仰。
 
    这才一会儿的功夫,薛浪便感到后背传来的阵阵剧痛,紧接着而来的便是胸口处的灼烧感。
 
    “哼,中了我飞镖的毒,再与我硬拼只会加剧毒素的发作时间而已。”叶青鳞持剑紧逼,薛浪猛地一脚侧踢他的手腕,顷刻间将叶青鳞与长剑分离脱落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想要我的命,也没有那么容易!”薛浪大喝了一声,却是猛地咳出了一口黑血。
 
    叶青鳞也不顾丢落在旁的长剑,当下挥动拳头,势如劲风扑杀上午去。瞧得叶青鳞攸然跃近,击出一拳。这一拳无声无影,去势极快,薛浪还没有来得及辨清楚便被打中了胸口。随即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倒退数步,倒落在瓦砾上。
 
    惨遭重创的薛浪五脏俱废,而那叶青鳞丝毫不想给他残喘的机会,又是举拳猛击,踏步而来。
 
    薛浪卯足了劲,使出了浑身解数,为了活命多喘几口气与捕神会和,他拼了。
 
    旦见薛浪一个踉跄翻身越过了叶青鳞的后背,而后两脚交叉紧紧的捌住了叶青鳞的双腿,两手也是没有停歇,反手挽住了他的两只胳膊。
 
    现在,二人交织成一团,一时间,叶青鳞也是难以挣脱开来。几名赏金杀手欲要挥刀,那薛浪又是猛拽着令得叶青鳞转向正面为他挨刀。顿时间,几名赏金杀手又是无从下手,生怕错杀了自己人。
 
    薛浪大喝吼叫着,猛地一用劲令得叶青鳞后背绷紧后仰,转而间两手猛戳叶青鳞双眼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”一声凄厉的哀嚎之音,薛浪抓瞎了叶青鳞的双目,而后一串锁喉,将他折磨了个半死。
 
    一番折腾下来,薛浪连吐数口黑血,气息奄奄,脉搏微弱。但是心中还抱着与捕神再见最后一面的信念,他一个飞步跳跃下去,去寻找捕神了。
 
    而叶青鳞卧倒在瓦砾上,来回打滚。双目不停地流血,凄厉的哀嚎之声令人发怵。
 
    捕神听得近处有打斗声,恐怕薛浪贤弟已经与敌人交上手了。他很是担忧的朝着声源走去。
 
    “咳咳……”
 
   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在右手旁传出。捕神凑近一看,正是薛浪。
 
    “薛浪贤弟,你怎么样,伤势如何?”看着薛浪两眼通红泛着血丝,呼吸急促,身上还在流淌黑血。
 
    “哥哥,大门上的守卫已经被我解决了。从这出去往西五百多米,木姑娘已经备好了马接应你,你快去吧……咳咳……”薛浪颤抖着说道。
 
    捕神猛地摇头道:“不,要走一起走!”捕神紧握着薛浪的手背,硬是要拉扯着他一同逃离。
 
    薛浪摊了摊手,“哥哥,我已经不行了,你还是快些走吧,可别让我的努力白费了。”
 
    “贤弟!”捕神两手按在薛浪的肩膀上,沉重的喊出来这两个字。
 
    “哥哥,能与你相识,我这一生也死而无憾了……”说罢,薛浪反手一推,将捕神推出了大门外。
 
    “上,抓住他们!”身后,一群刀客杀手扑杀而来。
 
    捕神深情的望着薛浪,却是看见他的脸上布满了笑容。
 
    “哥哥,我送给了你一件礼物,交给了木姑娘保管,希望你能用的上!”话音未落,两支利箭飞射而来,命中了薛浪的左臂与后背。
 
    薛浪忍痛拔出了两支利箭,转身对着身后的杀手反杀过去。“走啊!快走……”
 
    捕神强忍着悲痛,使出了浑身的劲,疯狂的向西跑着,一刻也没有停滞。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信念,那就是拼命的跑,一直跑下去,切不可让薛浪贤弟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。
 
    “薛浪贤弟,哥哥一定会替你报仇的!啊……”捕神发了疯死的怒吼着,将内心的不悦与伤痛释放出来。
 
    这一路上,极为的漫长,好似奔走了无数个日日夜夜。捕神的脑海之中一直都在浮现着薛浪最后一刻的身影,浑身沾满了血却还为了自己殊死一搏,战斗到最后。
 
    不远处,依稀间能够听到马蹄的嘶鸣声。捕神累的气喘吁吁,两眼异常的疲惫,已然眯成了一道线,很想要休息一下。
 
    “驾,驾!”马蹄声越来越近,捕神最后一刻还是疲倦的倒下了,不过最后一眼却是看到了木婉清的身影。
 
    “风大哥,风大哥……”木婉清拍打着捕神的脸庞,却是没有叫醒他来。望着他身上布满血渍的囚衣以及一股的腥臭味,她很难想象这几日风大哥在铸剑阁里过的是怎样的生活。
 
    木婉清含着泪水将捕神托扶到了马背上,二人随即驾马离去,消失了踪迹。
 
    “砰……”的一拳怒砸在桌子上,殷三丰铁青着个脸,这一次竟是让捕神逃脱了去,心里很是不爽。“气煞老夫,我迟早要将捕神碎尸万段,用来祭奠我的天儿!”
 
    “阁主,阁主不好了……”一个仆从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脸上一脸的虚汗。
 
    原本心情糟透了的殷三丰,很是不愿意再听到有事情发生了。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 
    “回禀阁主,大夫人她,大夫人上吊自杀了……”仆从颤抖着身子跪伏道。
 
    “哼,这个贱人,即便是死了,老夫也不会让她入我殷家祖坟。”殷三丰怒拍桌子,遂然断了一角……
 
 第二十三章 大杀四方血祭薛浪
 
    下过了两场雨,似乎秋天来的更早些,微风凉凉,秋意满满,似乎一切变得寂静。秋风乍起,落叶归根;静水东流,阴天昏日。秋风起,也是落叶黄,落叶在树的身边随风盘旋。
 
    这里是一片荒凉的坟地,平日少有人迹。西头的一处坟墓被人挖刨,就连墓碑也被人连根拔起,裂碎成大一不一的石块。
 
    捕神瘫坐在墓碑前,一手撑地,另一手举起酒葫芦一阵狂饮,霎时间酒水侧流在脸颊之上,浸湿了衣服。
 
    自那日逃离铸剑阁至今,已有四天的时间了。这四天里,每当捕神闭上了双目,脑海之中总是会浮现出薛浪兄弟的身影,总觉得亏欠他太多太多了……
 
    “薛浪兄弟,如果你在天有灵,那就请你看着,今日为兄就替你报仇雪恨!”铿锵之音振振有词,说罢,捕神手腕反转,酒葫芦倾倒一地。
 
    不远处,有一队人马正向此处缓缓走来。细细观望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铸剑阁的人。
 
    那一行人身穿白衣丧服,中间抬着一口上好的棺木,半空中零零散散的飘落着纸钱,哀嚎声此起彼伏……
 
    殷三丰走在最前面,哭的最为心酸伤痛。但是前方映入眼里的身影,令得他大失了方寸。“捕神!你竟然还敢来送死,还毁我天儿坟墓,我今日定不饶你……”
 
    捕神并不理会,只是继续埋头喝酒,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彷徨与无措迷离。
 
    “给我上,谁若是取得捕神首级,我重重有赏!”
 
    随着殷三丰的一声高喝,身后的仆从与刀客们蜂拥而至,纷纷朝着捕神扑杀而去。
 
    捕神脸上颇显的一副从容淡定,只见他双手夹起地面上的几块石头,左右两手各四块并紧左右。
 
    “嗖……”的几声飞响,“弹指神通”再次彰显其威力。霎时间,八块飞石自各个方向喷砸而至,几名刀客与随从莫不是当场殒命,要不就是重伤昏厥。
 
    看着散落一地的兵器与尸体,捕神那久燃的斗志再次激扬而起。
 
    四周刀客随从抄起手中家伙事,发狠般冲将上前。捕神右手撑地,全身纵然一跃站立起身。
 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