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奇彩票-传奇彩票官网

谁知道哪条线是哪张网子上的。 李伯皓耳赤良辰

山鸡又怎么了?日他老木的,好端端的卖什么情怀。情怀最廉价,根本经不起卖弄,此时李鱼已经极度后悔了。
 
    “你把作作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李鱼厉声喝问,刘啸啸以一敌二,仗着臂长力大,左支右绌,勉力支撑着,闻言狂笑:“作作?她是我的女人!早在十年前,就已被我定为今生的女人了,她落在我手上,你
 
说我会把她怎么样?”
 
    这句威胁的话一出口,李鱼目中煞气顿重。
 
    但这时刘啸啸也突然发难,狂吼一声,一连三刀劈退良辰美景,突然倒身一窜,闪进一条巷弄。他方才知道对方已然有备,就已开始筹划,闪躲腾挪间刻意制造机会,此时终
 
于闪至一条巷旁,登时向内窜去。
 
    李鱼一直在旁站着,只是三人杀得热闹,根本插不上手去,这时反应却是最快,岂能容他逃走,马上纵身追去。良辰美景紧随其后。
 
    “今日事,不过夜!”
 
    李鱼追出,心中主意已定。刘啸啸如此歹毒,谁知道他一旦逃脱,会用什么手段对付作作,如果让他逃了,就动用“宙轮”。但只要来得及将他拿下,那就不必擅用“宙轮”
 
 
    因为一旦动用宙轮,就得回到昨日此事,他固然可以提前戒备,救下龙作作,但龙作作不上套,只怕刘啸啸也不会做出其后的举动,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,到
 
时对刘啸啸还是防不胜防。一旦龙啸啸下次使用更极端的手段,就算他能“倒档”,有些遗憾也是无法挽回的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涌身急追中,路旁一座旗幡忽然倒下,李鱼一矮身,在那旗幡堪堪倒下时,抢先一步窜了过去,良辰美景赶到,四掌齐出,向前一推,别看两女纤纤玉掌,叫人一见便只想那
 
双柔荑抚在身上是何等风情,力道却恍如铁锤。
 
    四掌齐出,那旗幅“咔喇”一声断成三截,荡飞出去,裹挟着两女向前纵出的身影,竟只阻得一阻。
 
    但是,与此同时,沿途旗幡招牌纷纷飞落,前路上几个挑担准备离开西市的行商突然将筐箩飞扬而起,掷向李鱼、良辰美景,两侧楼上窗中,竟尔也有一张张鱼网撒下,把李
 
鱼和良辰美景当成了水中游鱼。
 
    长街如河,河中有三条鱼,水上有一张张网儿飘落……
 
 第300章 除魔
 
    长街之上,状况不断。
 
    此时将近黄昏,闭市在即,长街疏朗,不见行人,唯一青、一翠、一黄,三色鱼儿,箭一般向前窜去,翩跹曲折,避让障碍,躲闪落网,死死地咬住了前头亡命逃窜的刘啸啸
 
 
    这时候,李伯皓、李仲轩两兄弟结果了那些虾兵蟹将,追上了长街。一瞧前边情形,两兄弟登时化身“清道夫”,并且立即付诸行动了。
 
    李伯皓大喝一声,长身而起,一剑凌空劈下,斩向一根原本挑着旗幡的旗杆。李仲轩和他心意相通,立即顿身作势。李伯皓一剑斜斩,劈断了旗杆,李仲轩不等那旗杆落地,
 
便凌空旋起,飞起一脚,将那旗杆踢得鱼.雷一般向前窜去。
 
    兄弟俩本意是利用这根旗杆将那翩然落下的一张张鱼网串起,为前方三人解决麻烦,但那旗杆既长且重,本就难以及远,再串上鱼网,受沿途飘落的旗幡障碍迟滞,等它飞到
 
李鱼前方上空时,力道已尽,倏忽落下。
 
    这时候,那旗杆上已经串了三四张网子,有串在前部的,有串在后部的,网上铅坠此时重力发生作用,使那一张张网儿仿佛将要合拢的水母一般飘落中收拢。
 
    如此一来,李鱼、良辰、美景简直就跟主动钻进网儿一般凑到了那飘网之下。一瞧网儿落下,良辰美景惊呼一声,与李鱼就像三条受惊的鱼儿一般向三个方向分别闪开。
 
    但是,这时他们头顶是三四张鱼网同时落下,将他们的头顶天空全部笼罩了,三个人不出所料地,全被网儿罩住了。
 
    良辰、美景“哎”地一声,举臂去撑那鱼网,网丝柔软,触处浑不受力,因为她们这一撑,反以她们为基地,迅速合拢过来。
 
    此时,李鱼向前贴地窜出,本来是大有机会逃出这天罗地网的,但前方刘啸啸奔逃当中回头一看,见此难得机会,大喜过望,立即纵身扑来,一刀劈向李鱼,李鱼大骇之下,
 
手在地上一撑,将那前冲的力道拨转了方向,凌空一个团身后纵。
 
    呼~~~
 
    网,落下!
 
    李鱼在那网儿落下前的一刹那窜了回来,正站在良辰美景中间。
 
    刘啸啸纵声狂笑:“你们都去死吧!”
 
    刘啸啸挥刀劈来,三人不约而同,刺出各自兵器,从那网眼递出去,竭力挥动手臂抵挡,“铿锵”几声,三人行动不便,只能原地出招,脚下在有限范围之内腾挪。
 
    虽然挡住了几刀,网子却也因此在三人身上越缠越紧,最终立足不定,“卟通”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幸好此时李伯皓、李仲轩兄弟俩及时赶到,刘啸啸一见两个珠光宝气、炫目神离的家伙冲了过来,已无出手机会,马上掉头飞遁。
 
    李伯皓、李仲轩两兄弟飞身落到李鱼他们面前,准确地说是踩在网上,一瞧倒地的三人,李仲轩登时哈哈大笑,瞧见李鱼怒目瞪来,李仲轩自知此时绝不该笑,连忙闭紧嘴巴
 
,但肩膀仍耸动不已。
 
    李鱼和良辰美景此时的模样可真够瞧的,那网儿束在三人身上,三人方才为抵挡刘啸啸又拼命挣扎,结果那网儿越扭越紧,而且纠结在了一起,几张网子的铅坠使得网子彼此
 
缠绕,把三人包了粽子。
 
    李鱼躺在中间,一手高举兵器,一手困于肋旁,就跟自由女神似的。良辰美景一左一右,侧身偎依着他,二人都是一手推着李鱼的臂肘,避免贴合太近,另一只手穿在网眼外
 
边,提着剑,那模样可真够瞧的。
    李仲轩不笑了,李伯皓却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 
    李鱼举着火炬……举着兵器,怒吼:“笑你个狗臭屁,快帮我们解开啊!”
 
    李伯皓喔喔几声,连忙上前俯身去解鱼网,可那网子纠缠在一起,同样的材料,密乱的网丝,纠结在一起的铅坠,谁知道哪条线是哪张网子上的。 李伯皓耳赤良辰怒喝:“你们两个呆子,把网子割开!”
 
    李仲轩答应两声,赶紧拉扯着网子用剑去割。他又不能贴着三个人的身体去割,随便扯起一段网线就来回地拉扯,结果虽然割破了一些网线,因为找不到边缘,网子破而未断
 
,如此一来,就有了更多的线头儿收紧,束缚在了李鱼三人的身上。

相关阅读